178首页  > 英雄联盟  > 风哥:在我梦寐以求的舞台,见证iG夺冠

风哥:在我梦寐以求的舞台,见证iG夺冠

英雄联盟 PentaQ 2018-11-12 11:40:45

在全球总决赛决赛的仁川文鹤体育场外,我们再见到Firefox风哥。相别大半年,仁川再相见,更是iG挑战世界冠军之时,这是2018的最终一战。我们和风哥在决赛前后,相约两次完成这篇来自风哥的专栏:

关于LCK的下滑、关于欧美的实力、关于世界赛之旅,以及关于LPL

往年自己带的队被淘汰之后,再后面的比赛我都不太想去现场。今年是个例外,有时间加上决赛有LPL的队伍,我以一个观众的身份来到决赛现场。

我对世界赛的直观感受是有趣:这是版本的理解和不同赛区之间教练组的碰撞,短时间内的大赛也非常考验整个的团队的适应能力和调整能力。尽管赛前预估IG可以3:1战胜FNC,但当IG夺冠时,站在台下的自己内心五味杂陈。

作为曾经在LPL努力过的教练,我在LPL执教的三年,曾三次进入全球总决赛,但没有一次进过决赛。在台下看着自己最向往的舞台,看到LPL夺冠,有些欣慰,有些难受,更有开心在里面。

没有“剧本”的全球总决赛

今年的版本和S5的时候很像:上单战士偏多,在绿色打野刀移除后,打野比S5时攻击性更强,导致4保1很难保——这是大家肉眼可见的版本趋势。但作为一名教练,我想表达的这样一个观点:世界赛更像是一个在短时间内,赛区与赛区之间、队伍与队伍之间的终极meta碰撞。

虽然大家都认为“赢的一家就是版本”,但我觉得更加准确的说法是:每一支队伍都有自己擅长的打法,一支队伍输掉了比赛,除了归咎于版本理解外,还有可能是自己并没有把自己所擅长的打法修正到最好。

说一个我曾经没有对外说过的故事,2017年的时候,即便是其他队伍实力没有特别强,我们会与各个赛区的队伍进行训练——我觉得,你可以通过和他们训练了解到他们在想什么,有什么是自己没有想到的,以做防范和准备。那时候我们有跟越南GAM队训练,对方在训练赛中拿出过一套以梦魇为核心的野核阵容,通过前期的套路设计,让打野在早期拥有一个超高的等级——梦魇到6的时候,一般线上角色才3级。

刚开始的时候,GAM这套打法没有一战之力,很快就我被我们推平。但他们同一天内拿了很多把“梦魇”体系,不断调整自己的打野路线和角色选择后,可以和我们打得有来有回。第二天,GAM就通过这套打法战胜了FNC。

每一个教练都不可能在比赛前,咬定自己的版本理解就一定正确,比赛过程中每天的风向也在变化。队伍也可能会因为一场失利或其他队伍的一场胜利,让自己的版本理解产生动摇。但全球总决赛有意思的地方也在于此,大家需要在一个相对较短的时间内,不断去质疑、去调整、去适应、去修正,去找到那个属于自己的“答案”。

试想一下,如果RNG或者KT这些擅长4保1的队伍做出了正确的修正,赢下了那个Bo5。会不会大家都觉得这个版本打上中野不行,打下路才是正解?但世界赛没有如果,在输掉比赛后,他们已经没有再修正的机会——这就是世界赛。

欧美的“崛起”与韩国的“陨落”

从结果上看,今年LCK